認識蝦米

向上

 

蝦咪碗糕蝦米東東 難忘糗事 最得意的事

驚魂記

國中的英文名字

掉門牙事件

乖寶寶

小褲褲下水事件

戀戀異國風

施肥事件

名列前矛

哲學味道

腳踏車犁田事件

力爭上游高中篇

十指快打顯神通

力爭上游大學篇

基本資料
也歡迎造訪  蝦米的pchome部落格

 

「蝦米碗糕」的由來



國中第一個英文名字

回頂端

「蝦米碗糕」係啥蜜啊?這是蝦米給自己的封號。這個怪名是怎麼來的呢?首先,這要感謝我國中時期的英文老師,把我取了一個「俗擱有力」的英文名字:山姆Sam(因為美國人有一個外號叫山姆大叔)。這個名字我一直用到現在,即使現在當了英文老師,而且有時候覺的這個名字實在有夠「土」(不雅於我的中文本名啦!),但我都捨不得換掉這個名字。為什麼呢?不知道耶,有一點「從一而終」的味道吧,也是為了要感念國中的英文啟蒙老師,若不是她讓我對英文產生興趣,現在我也不可能有兩把刷子來用英文騙吃騙喝。^_^"



戀戀異國風


回頂端

後來,我才知道Sam是Samuel的暱稱,有時我對外國人自我介紹便會用Samuel,但總覺的比較難唸。有一陣子迷上網路,想要申請個電子信箱什麼的,都要求key in英文名字,當時便想說Sam只有三個字母,太不安全了,於是就自創了Sammiwago這個名字,取台語「啥米碗糕」的諧音。(當然英文裡是沒有這個字的,但如果你對英文拼音有一點概念的話,便能輕易地讀出來。)這個字唸起來又有點異國風味(exotic),西班牙文的「朋友」就叫做amigo,怎樣?很像西班牙文吧!搞不好老美還以為我是鬥牛士哩!

近幾年來「非死不可」(facebook)大行其道,蝦米也跟流行,新申請了sammiwago帳號,結果有一次密碼三次登入錯誤被鎖了,索性重新申請一個新的,但因為sammiwago已經有了,就以Go Sammiwa申請,聽起來好像是「加油!蝦米哇!」來,大家一起幫我喊Go! Go! Go!吧 (2012.11.22)



哲學味道

回頂端

再來,這個名字還有點哲學味道,因為我雖然三十好幾了,但有時還會對人生茫茫然的,不知人生目標在哪兒,對萬事萬物總會質疑:這是「啥米碗糕」啦!有陣子我的信箱開頭是doubtful@...(疑惑的),但總覺得「隔靴搔癢」,無法表達內心真正的意思。現在這個sammiwago真是太滿意了。如果換做美語,應該是What the heck?之義,頗符合我這個「下港人」的味口,好像劉文聰的口頭禪:「你哪是不爽…」。<@ o @>""



中文輸入法




回頂端

最後還有一點,我的中文輸入法本來用的是自然注音,不是一指神功喔,但最快也才到一分鐘二三十個字,後來跟著國三技藝班學生一起學「嘸蝦米」,打字功力才突飛猛進,現在六七十個字不是問題。(當然一個國三學生在每週只上六小時的前提下,一個學年便能破百的,大有人在,我這是小巫見大巫啦!)從此,我便愛上了「嘸蝦米」輸入法。有一陣子因為背簡碼還背得走火入魔,看到國字在腦海裡都自動轉換成英文字母,有一次上課時,本來想要說「例如…」,誰知脫口而出的竟是「GOO」(「如」的拆碼),當場我是捧腹大笑,學生當然莫名其妙,還好他們也正在學嘸蝦米,經過我一番解說之後,這次換成他們大笑了,而且笑得比我還大聲。經過了這次「GOO」事件之後,我和「Sammwago蝦米碗糕」這個名字應該是永遠不會分開了。

基本資料 (2012.11.22更新)
姓名 春嬌的老公
年齡 從設站以來的「而立」之年,堂堂邁入「不惑」之年。
血型 最補的血。套一句廣告詞:明日的氣力,今日幫你傳便便。保立達.....B。(小心每天當開水喝會爆肝)
星座 少年時是水瓶座,成家立業以後是酒瓶座,信佛以後是寶瓶座(因為身是菩提樹,飲酒是破戒)
身高 1700毫米
體重 80000公克
地址 本來在水裡面啊,但因肥油太多,下沉困難,故只能浮在水上。
手機 (水底禁用,以防觸電)
嗜好 不惑之前是欣賞上帝造人的藝術,後因長期住女生宿舍(妻與女),上班又在女校(天啊,好像到了海賊王裡的女人島),加上佛法薰陶之後,已感悟人生無常,需即時尋悟人生道理。故學佛 與英文為目前兩大嗜好也。
魚沒餌 sammiwago@pchome.com.tw

回頂端

難忘的糗事




掉門牙事件


回頂端

國小忘了是幾年級的事了,有一次遠足完要回家,過馬路時心裡一直記著老師的話:要跟老師說再見才能離隊。於是,一邊過馬路,一邊回頭跟老師招手說再見。可是老師一直沒聽見,我便一直往前走,一直大喊「老師再見,老--師--再--見…」,結果忘了自己站在路中央,說時遲那時快,只聽見一陣緊急煞車聲,然後我便倒了下來…。事後,掉了兩三顆門牙吧!這次掉門牙事件,我學到了「不可把老師的話當聖旨」。哈哈!


施肥事件

回頂端

小時候爸媽忙著做農,我們家三兄弟常常被「鎖」在家中(以現在法律的觀點來看,這是違反兒童福利法的行為)有一天,我們三兄弟如常演出十八相送(透過門縫看著爸媽出門,三個小男生抱頭痛哭一陣)之後,便開始扮起家家酒。突然,不知誰先發現在門邊有一大桶的白米,也忘了是誰先提議的,三個小男生竟人手一把,學起爸爸在田裡施肥的模樣,對著大廳地板灑起白米,還一邊用台語大喊「ーㄚˇ ㄅㄨㄟˇ ㄛ (施肥喔)」,玩得不亦樂乎。…不一會兒,幾坪大的客廳地板就佈滿了「肥料」。…可想而知,當爸媽回家之後,我們當然少不了一頓「竹筍炒肉絲」啦。至於那些白米,我已忘了媽媽是如何處理的,現代的六、七年級生可能無法想像,那個年代家中的地板是「泥土」夯實而來的,所以,掉在地上的東西,是無法再撿起來吃的。*..*"



犁田事件

回頂端

國中時上學都騎腳踏車,年輕人都愛耍帥,很多男生在騎車時都把兩手放開,或兩手交叉在胸前,或是兩手擺盪作跑步狀。後來,我也學會了,經常也給他耍帥一下。可是,我的腳踏車不是高級車,而是快解體的破車,結果有一次,正當享受放手騎車的酷勁時,整個「韓多魯」往左邊滑、輪子往內翻、我整個人飛了出去…,還好不太嚴重,只是左手「鬧到」(台語:折到),掉了一個月的石膏而已。

   

未完待續!..................TO BE CONTINUED!................

回頂端

 

最得意的事


乖寶寶

回頂端

從小到大我都很聽爸媽、老師的話,是爸媽眼中的乖寶寶、老師眼中的好學生。國小到國中幾乎年年當班長,且擔任過全校司儀,當選過全校模範生…。(反正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就是了。只是小時了了,大未必佳就是了)


名列前矛

回頂端

國小、國中都是以第一名縣長獎畢業(因為都是小學校啊,國小全校十二班,國中全校十班,整個年級頂多五、六十人。可謂是:水底無大魚,小蝦稱大王。)

力爭上游

高中篇

回頂端

國中畢業後,考師專差了幾分沒考上。(那時若想要當國小老師,要在國中畢業後,考上師專,讀五年,完全是公費,也就是吃學校、住學校、讀學校,而且還有零用錢可拿,畢業後按照你的成績,由學校分發,全台灣各地都可能去。)本想補習一年再重考,因為爸爸很希望我當老師,吃「鐵飯碗」,不用怕被打破,所以無論如何要我考師專。可是,我已經把畢業證書繳到省高中去了,所以,便自己一人無可耐何地到省高中教務處,想拿回畢業證書。

記得那一天進到省高中教務處時,教務主任聽到有人要拿回畢業證書,問我是哪一個學校畢業的,我報上學校名稱,他竟當場擺了一張臭臉,數落了我一頓:「若要重考,當時就該考慮清楚,不該造成學校作業上的困擾。」一邊唸,一邊在找畢業證書。然後他突然問我:「你考幾分?」我說:「五百三十八分。」(當年高中聯考總分七百分)耶,說也奇怪,他的態度竟然一百八十度大轉變(咦?難道是我們國中的名聲太爛了嗎?以前都沒有人考這麼高分的樣子,真是看不起人!)接著便跟我說:「你考這個分數很高了,進來我們學校一定在最好班,你來這裡唸,我會特別照顧你的,保證三年後,讓你上國立大學。」我聽他講完後,覺得既然有人會特別照顧我,而且穩上國立大學,心裡頭便踏實多了。便覺定留下來唸省高中,回家稟告父親。爸爸一向都尊重我的意見,所以我跟他轉述教務主任的善意後,他也沒意見了。

開學後,如願地進入到第一好班,但四下問了一下,我這個五三八分,在這個班上竟然只有贏過二三位同學而已。當下覺得我這個堂堂縣長獎畢業的,在此便成了「小ㄎㄚ」而已。此後,每次段考都吊車尾。讀了一學期之後,覺得自然組的物理化學很難唸,便轉到社會組(同樣是第一好班)。(當年高中一年級便分組了,社會組考大學只能填第一類組文學系、商學系之類的,自然組可以考二三四類組,像醫學院、物理、化學、生物系等等。)那裡也是人才濟濟,全班四十人,我都排在三十幾名。

令我相當不滿的一件事是,那個教務主任說要特別照顧我,結果連來看我一下也沒有,好像當初在唬我一樣。於是,我跟自己說,人家不關心我,把我當然小ㄎㄚ,我必須振作,我一定要拚給別人看。於是我開始力爭上游,每一次段考都進步個一兩名。…到畢業時,我以社會組第六名畢業。並且考上國立大學中文系。當年大學錄取率只有不到30%,不像現在動不動就60%、70%,而我們全班四十人,考上大學的,有三十四個,上國立大學的只有十個左右。當然,這牽涉到「選系」的問題,像我的第一志願是英文系,結果分數都不夠上國立的英文系,而只能填得上國立的中文系,為了減低家裡的負擔,只有硬著頭皮去讀了,學費可比唸私立的省下三分之二呢!

力爭上游

大學篇

回頂端

別人的大學是「由你玩四年」(university的諧音),但我的大學是唸了五年才畢業的。倒不是因為貪玩被死當才多讀了一年。我考上的是中文系,結果唸了半年,越讀越沒興趣。到了快升大二時,萌生了轉系的唸頭。班上四十個人,只有十二個男生,升大二時,轉走了四五個人,有的轉資管,有的轉企管,有的轉外文。只有我三心二意,因為沒準備,所以心虛不敢去考轉系考,後悔不已。大二時,決定要轉系,所以就到外文系旁聽,一方面自己聽ICRT練習聽力。終於在大二升大三時,讓我一圓進外文系的夢。但因為是「降轉」,所以必須從外文系的大二唸起。於是才會大學讀了五年。但到現在我一直覺得很值得,多花一年一時間,培養了終生的興趣。

進了外文系之後,衝擊滿大的。大家的英文程度都很好,有的人跟美籍教師講起話來哈拉哈拉的,我則還鴨子聽雷。再加上我兼了二三個家教,每天晚上都得外出上課,課業方面無法兼顧,所以成績總是低趴(pass)。外三時,我不服輸的個性又激發了我的潛能。我認真的聽講、作筆記、複習,考前開夜車,終於,有那麼一兩次,考了班上前二名。這又驗證了我的人生觀及座右銘:「熟能生巧」及「有為者亦若是」。

未完待續!..................TO BE CONTINUED!................

回頂端

 

驚魂記

小褲褲
下水事件

回頂端

 

話說蝦米小時候(民國六、七十年)住在台東縱谷,依山傍水,步行半小時就能到溪邊,所以每年夏天一定會到溪裡玩水。那時的溪水清澈見底,魚蝦到處可見,在淺水處還可看到泉水從沙裡湧出,雙手一捧,即可生飲,甘甜無比。(現在可沒了,因為農藥使用過度,人為污染嚴重)。本來在堤坊附近的溪水都很淺,最深處也只不過水深及胸。不過颱風過後,溪水就會因為大雨的關係而暴漲,底層的淤沙也會被沖走而深度就會加深。

讀國小時,有一年颱風完後第二天,蝦米家三兄弟和隔壁的三個堂哥臨時起義,提議到溪裡玩水。一到現場,已經有一群人在水裡玩得不亦樂乎,我們便興奮異常,還沒到水邊就開始脫起衣服,脫了上衣之後,便猶豫要不要脫長褲,因為我們那時跟本沒看過什麼叫泳衣泳褲,常常連長褲一起下水,上岸之後在陽光下曬個半小時就乾了。可是當天天氣陰陰的,所以決定只穿小褲褲下水。因為現場有很多認識的小朋友,有點不好意思當眾脫褲子,所以脫了長褲之後,三步併做兩步跑,奮力地往水裡噗通一跳,想盡快把小褲褲藏在水裡。…結果…咦…情況有點不太對勁…糟糕…不妙…

雙腳使勁地往水底踩,想站起來,可是拚了老命也踩不到底(因為平常這裡的水不深,下水之後,一站就能雙腳著地,結果颱風之後溪水變深了),這時慌了,兩手不停的拍水,頭不時地往下沈,只見到堤坊的石籠岸邊就在數公尺外(剛剛一跳也太猛了吧!)便沈到水底,用僅僅會的蛙式外加狗爬式,奮力往岸邊游去。游沒幾下,沒氣了,糟,不會換氣,心一慌,手一撥,頭一抬,想往水面竄,不妙,來不及了,口一張,涼涼的水灌了進來,露出水面,大咳了幾下,手腳也亂了,聽到岸邊有人大喊:「拉他一下,拉他一下。」聽了之後,精神為之一振,又潛到水底奮力划了幾下,感到有人在拉我的手,不久就站了起來。謝天謝地,總算撿回一命!

正當我氣喘噓噓、精神未定時,聽到有人大喊:「那個也不會游啦!」回頭一看,蝦米的小弟也正在和大水搏鬥,而且更慘,他連狗爬式都不會,兩手不斷地往後拍,結果越拍越往河中央。正在眾人驚呼、不知所措時,突然有一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在二十多公尺外大喊:「抱他起來、抱他起來!」一邊喊還一邊脫衣服,然後縱身一跳,幾秒後,小弟就整個人露出水面,原來他潛到水底把小弟整個身子抱起來,讓他先露出水面呼吸一下,然後再把人救上岸。

後來是怎麼結局的已忘了,只記得這次的事件並沒有減少我們每年到溪裡玩水的意願。而且,學到了一個教訓:不要因為只穿小褲褲說錯估水深。寧可被人笑也要不急不徐地下水。

未完待續!..................TO BE CONTINUED!................

回頂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