蝦米來找碴

向上 自我挑戰

horizontal rule

一般人在學外語的過程,都會受到自己母語的干擾,而說出令人噴飯的句子。先不說英語,說中文也是是一樣。現在台灣的中文(有些地方叫華語,中國大陸叫普通話)說起來已經被 閩南話(台語)干擾甚至同化了,我們姑且叫它「台灣國語」。例如有一次我太太對我說起一家店的名字,我不知道在哪兒,她就說:「下次看到再ㄅㄠ丶給你看」,我笑著說,你要「抱」什麼給我看。原來,她是用台語的句型:「報」給某人知曉。但中文裡頭好像沒有這麼講的,應該是「下次看到再跟你說」或「下次看到再指給你看」。 又如設定鬧鐘說成「寄」鬧鐘,因為閩南話說「gia」鬧鐘,和「寄信」的「寄」同音(但不知是哪個字)。

另外,台灣國語的發音實在是非常有特色,這是很有趣的現象,也是語言學家可以好好研究的題目。例如:為何台灣國語裡頭,ㄈ的音都發不出來,「福氣」唸成「胡氣」。原來,台語裡頭是沒有 [f] 這個音素的。客家話裡頭就有,所以客家人的國語比閩南人標準。再來,閩南話裡沒有捲舌音,所以現在國小老師很頭痛,因為ㄓㄔㄕㄗㄘㄙ搞不清楚。老師當然知道怎麼分,但知道區分卻不表示說得出來,如此一來小朋友可就慘了,因為老師、家人及周遭的人很少會把捲舌音發出來,所以他們當然不知道什麼叫捲舌音。所以,「制式手槍」成了「自賜手槍」,「直尺」成了「紫此」,「詩人」成了「撕人」。更有甚者,「吃飯」講成了「粗換」。

多年前我的兩個女兒還在讀小二及大班時,每次遇到不會寫的字要問我們,都要再問第二次「有捲如還是沒捲舌?」或「長腳 N 還是短腳 N?」你可能會搞不清楚她們在問什麼。原來,台灣國語裡頭,ㄣ和ㄥ早已分不清楚了,或者說大部份的ㄥ都被ㄣ取代了。例如:「學生」成了「鞋森」,「聲音」成了「森音」,「冰棒」成了「賓棒」。 近來三家無線電視台都愛播中國大陸的戲劇,所以京片子的普通話天天都聽得到,各位有沒有注意到大陸人說「風」和我們台灣人說「風」不太一樣,大陸人的「風」是f(ㄈ)說完說,馬上將舌根後接產生ng(ㄥ)的音,但台灣人的「風」是中間夾一個很短的ㄨ音,類似fong(ㄈ+ㄨㄥ),我懷疑是受到閩南話說「風(說成「轟」)的影響,各位覺得呢?

當然我這個網頁不是要探討國台語之間的差異,只是要指出來同時講兩種語言時,可能產生的互相干擾。同樣的道理,我們在學英語的時候,也一定會受到國語或台語習慣的影響 (這叫「母語干擾」),說出一些「以英語為母語人士」(English native speakers)聽不懂的句子 ,有時反而是我們自己人聽得懂。例如:seven morning eight morning,當然我們知道是「七早八早」,而老美可不懂了。所以,學英文除了背單字之外,還要背「片語」和「習慣用法」。以「七早八早」為例,可以說成「in the early morning」,這就是他們習慣的講法。當外國人學中文時,也是要學我們的習慣講法。例如他們要表達「rain cats and dogs」就不能按照他們的字面意義(literal meanings)來翻,講成「下貓和狗」,而要說成我們中文的慣用語「下傾盆大雨」。

我這裡搜集了平時台灣學生在學英文時,受中文或台語影響而可能講錯的句子,然後把錯誤的地方指出來,順便探索一下為何會說出這樣的句子,是受到中文還是 閩南語的干擾,最後再把正確的英文放上去,以便能夠學到English native speakers正確的語法。

也希望各界英語愛好者來信 一起討論! (101.5.16修改,感謝網友鐘先生來信指正)